書客居 > 蘇晚許亦云 > 第521章 是她賺了

第521章 是她賺了


第一次給幾個月大的孩子喂吃的,許林云又激動又緊張又興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孩子放到鋪著布塊的地面坐下,然后一手端著一個碗,一手拿著勺子,打一小口攪拌了油鹽的稀飯,吹幾口氣之后,然后放到許清辰的嘴邊。

        許清辰嘴巴一張,就把那一口稀飯給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之后,他又掰著手指頭,自己玩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許林云看到許清辰這么給面子,特別的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傻愣傻愣的笑了很久,一直到許清躍不滿的哇哇大叫起來,許林云才記得邊上還有一個寶貝等著他喂。

        許林云滿意的打一小勺稀飯,喂到許清躍的嘴邊,許清躍也很給面子的吃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晚坐在一邊,看著許林云的動作一會兒,忍不住就想笑出聲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就知道許林云是個搞笑的活寶,現在接觸下來,蘇晚發現他不過是一個大男孩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大男孩,單純善良有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處在這么一個艱難的環境中,也沒有任何怨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晚心里這么想許林云,方氏卻是不這么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自己的兒子,一邊喂著兩個小孩,一邊笑得像個傻子,她心里就怨氣橫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蘇晚,她引以為傲的兩個兒子,又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?

        當初,他們是多么的優秀,多么的受人矚目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蘇晚出現之后,一切都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許亦云不再是以前那個風華絕代受人矚目的許亦云。

        許林云也不再是那個聰明優秀的許林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變得很普通很普通,為了一個村婦,行為舉止沒有當初那么優雅,甚至為了討好那個村婦,他們甘愿讓那個女人爬到他們頭頂上去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喂孩子帶孩子這事,本就是女人做的,你這個不要臉的賤婦,憑什么讓我的兒子給你帶孩子?許林云,你給我過來,若是再讓我看到你替那個女人帶孩子,我便打死那兩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尊卑貴賤,你都拋到腦后了?我當初是如何教你的?即便咱們現在被囚禁在這個鬼地方,你也不能忘記你原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氏依舊認為,自己是皇室之人。她的身份是王妃,許亦云跟許林云的身份的是王爺跟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他們現在被貶為庶民了,但是在方氏的心里,總有一日他們還是會回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會回去,那么總有一天,他們就會恢復往日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他們恢復了自己的身份,便不是說蘇晚這個村婦能夠高攀得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心中有這個信念,方氏才會如此看不起蘇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你現在說這些做什么呢?咱們現在什么處境你不是不清楚,以后能不能回去還不一定。嫂子拼了半條命才生下兩個大侄子,大哥一家好不容易才團聚,您又何必說這些難聽的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剛剛吃的稀飯還是嫂子背著兩個孩子去買米回來煮給你吃的。要是沒有嫂子,咱們現在還餓著肚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許林云心里面挺窩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他覺得自己的娘挺好說話的,如今怎么就那么的蠻橫不講理呢?

        都說吃別人的嘴軟,如今方氏已經吃了蘇晚做的東西,這嘴巴怎么還這么毒呢?

        方氏聽許林云護著蘇晚,內心的怒火更加膨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站起來正要開口大罵的時候,她手上的碗瞬間被人搶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氏下意識的去搶那個碗,卻對上一雙冰冷的瞳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心臟哆嗦了一下,下意識的往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,你的死活,我不再干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許亦云轉身,很是決絕的把碗里僅剩的一點稀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氏的一番話,把許亦云徹底的惹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時時刻刻都嫌棄蘇晚不好,為何還要吃蘇晚帶回來的東西?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云,他們就交給你了,日后沒有什么事情,別來找我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許亦云把兩個孩子背在身上,把爐灶里面火星子全部倒在地上,然后裝到竹簍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鍋剛剛煮熟的稀飯,還有蘇晚剛剛帶回來的半袋米,被許亦云全部塞到馬車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震看到許亦云的動作,就知道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攔著許亦云跟蘇晚,而是跟他們說,好好照顧孩子,這里有他在,讓許亦云他們別太擔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許亦云跟蘇晚點點頭,然后就拉著馬車離開了這個暫時落腳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氏看到許亦云不再搭理自己,心里終于是害怕起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沖上去,卻被許震攔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許震也氣方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氣歸氣,方氏到底是他的妻,總不能因為生氣,就把人給打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說你,能不能少說兩句?這一路上,你罵蘇晚還不夠多?她可有跟你計較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家人住在一起不行?這里人生地不熟的,你鬧來鬧去,又能怎樣?難道又能夠多吃上一塊豬肉?”

        許震說了方氏幾句,見她還是一副不知道悔改的樣子,也懶得說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許亦云蘇晚不跟他們住也好,這樣許亦云跟蘇晚也夠清靜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住一起,方氏天天指桑罵槐的,蘇晚心里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溪屯就這么點大,許亦云跟蘇晚離開,也不能走多遠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都是大山,除了石溪屯這一帶比較平坦能夠住人,其他的地方,都是茂盛的荊棘。

        從村頭走到村尾,許亦云將馬車停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蘇晚注意到許亦云臉色不好看,輕嘆一口氣,然后道:“你又何必這樣?她都四十多歲的人了,這幾十年來就沒有吃過什么苦,突然就被送到這個地方,心里難免不平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說,她是長輩,想要說什么就說吧,我就當做沒聽到好了。被念叨幾句,身上又少不了幾塊肉,不疼不癢的,何必跟她計較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當娘的人了,蘇晚知道養育一個孩子長大有多么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氏也是希望許亦云跟許林云成為人中龍鳳,誰知道被她這個村婦拖下水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說來說去,蘇晚自認為自己是占了大便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其妙的嫁了一個王爺,莫名其妙的嫁一個如此風華絕代的男人,她不是占大便宜了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能夠跟許亦云在一起,被罵一兩句,蘇晚覺得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別說是罵她了,就是給方氏端茶倒水一個月,蘇晚都愿意。


  (http://www.imrnjex.cn/a/15/15008/46688768.html)
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www.imrnjex.cn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keju.com
闲来广东麻将iphone版 金篮子配资 山西11选五中奖金额 sg飞艇是哪个国家发行的彩种 内蒙古今日快三开奖结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推荐号码 湖北体彩11选五出球顺序 股票融资买入是什么意思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一定牛 股票配资平台·选杨方配资 排列5走势图500期 海燕博彩论坛 全国期货配资网 甘肃十一选五选前三直好办法 彩票pk10官方网站 赌场任务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