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客居 > 大明的工業革命 > 第一百二十章 打碎舊社會

第一百二十章 打碎舊社會


  崇禎把宋老太爺和王陽明張居正放在一起,王承恩沒有感到半點的震驚,反倒是眼眶微微發紅。

  倘若大明多幾個宋老太爺這樣的忠臣,大明怎么還會淪落到今天這般田地。

  堂堂的大明國都,竟像個教坊青樓,女真韃子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,簡直就是大明建國以來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。

  崇禎突然覺的自己勤奮到瘋狂的勤政,有了更多的意義,不僅是為了大明子民,還為了不辜負宋老太爺這些忠義之士的期望。

  崇禎拿起書案上的御筆,又開始埋頭處理奏章,不過在朱筆勾勒奏章以前寫了四個大字。

  “承恩,通知禮部,御賜宋家一塊牌坊,另外這件事讓左侍郎徐光啟親自去辦,免得中間又出現什么差池。”

  王承恩雙手接過崇禎遞過來的四個大字,心頭巨震,不敢相信的用力眨了一下眼睛。

  睜開眼睛,再次看到這四個字,這才確認這四個字是真的:“謹遵圣喻。”

  王承恩前往禮部,禮部卻有不少官吏告假,坐著官轎去了一趟京杭大運河。

  白山子原先沒把紗線看的太重要,不過就在他準備離開的宋氏織布廠的時候,朱舜找上了他,毫不避諱的說了一部分謀劃。

  只是聽了一部分謀劃,白山子就知道了這件事的重要性,也不去打獵了,當天就去了一趟順天府北面的河間府。

  動用人脈,從緊挨著順天府的河間府,臨時抽調了大量紗線運往宋氏織布廠,今天剛剛裝了一船,便通過京杭大運河朝著京城駛去。

  這一艘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商船,卻牽動著很多人的目光,因為朱舜破局的關鍵就在這艘平沙船上。

  楊村。

  一處京杭大運河沿岸的小渡口。

  也是進入順天府境內的第一個渡口,酒鋪林立,茶館遍地,很多商船在進入順天府后,基本上都會選擇在這里休息。

  買上一些酒菜,犒勞押送貨物的家丁和船夫。

  楊村這個小渡口,平時最多的都是穿著粗布對襟的泥腿子,今天也不知燒了哪炷高香,來了很多的官僚鄉紳。

  那些平時見到小吏都點頭哈腰賠笑臉的堂倌們,官轎見了都不止二十頂,還有很多錦繡馬車。

  這些官僚鄉紳來了也不吃飯,全部跑到京杭大運河里看風景去了,那些來來往往的商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。

  白家的商船行駛到楊村渡口,就像往常那樣靠岸了,商船上只留下幾個家丁看守紗線,其余人在船老大的帶領下,走進了一間常去的酒館。

  朱舜手里拿著一支密涅槍,腰上別著米涅手槍,全副武裝的來到了京杭大運河岸邊。

  沒辦法,仇人太多,想殺他的人也太多,小心駛得萬年船。

  宋老太爺沒來,實在放心不下粥廠的宋老太爺,帶著家丁去北直隸各個州府的粥廠巡視了,免得有災民吃不上飯。

  朱舜身邊跟著五六名宋家家丁,每人手里拿著一支鳥銃,腰上別著雁翎刀。

  本來百戶朱忠義想讓總旗胡瞎子或者總旗楊禿子跟過來,但是他們的巡邏范圍就在王恭局附近,頂多照顧到朱氏紡紗廠,再遠的話就屬于擅離職守了。

  朱舜就沒讓他們過來,總不能讓這些一輩子沒有退縮的遼東邊軍,老了落下一個擅離職守的污名。

  以朱舜的槍法和五六名手持鳥銃的家丁,足夠了,反正朱舜掌握的王恭局,只要肯花錢不愁沒有彈藥。

  不像其他官僚鄉紳,就算是使了銀子,也不見得能夠買來幾份彈藥。

  朱舜站在岸邊等著白家的商船側翻,心想找個機會把明末的那幾個武術家收為家丁,畢竟他們現在沒有后世那么高的聲望。

  朱舜還在回憶那幾位武術家的籍貫,岸邊上發出了一聲聲大喊。

  “船翻了!”

  “白家的船翻了!”

  坐在岸邊的官僚鄉紳‘噌’的一下全部站了起來,看著商船側翻的壯觀場面,京杭大運河兩岸的官僚鄉紳們,全部都是露出了笑意。

  “快要落魄的宋家以為搭上一個小小的九品大使,就以為能夠成事?”

  “可不是,宋家和朱舜真是太得意忘形了,以為就憑他們能夠抗衡的了龐大的東林黨和晉商。”

  “不錯,東林黨和晉商代表的可是整個官僚鄉紳階層,甭說是他們了,就是皇親國戚在官僚鄉紳面前也得低頭。”

  “甄知縣你這句話就說錯了,皇親國戚也是官僚鄉紳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是是是,知府教訓的是。”

  朱舜聽到這些刺耳話,淡淡的笑了笑,自己現在確實沒有那個能力。

  打碎現有的社會結構,干掉大明的食利階層,建立一個新大明。

  不過,等到蒸汽機的出現,近代紡織體系的建立,鋼鐵煤炭的量產化以后,一個嶄新的實業家階層,卻能聚攏在朱舜的大旗下。

  建立一個新大明,推翻舊社會。

  但是給朱舜的時間不多了,只有十幾年了,朱舜必須在女真入關以前,更準確的說要在闖王李自成攻克北平以前,完成這一切。

  只有這樣才能建立一個工業大明。

  朱舜看到白家的商船側翻,也就放心了,就不耽誤這幫子官僚鄉紳在這里慶祝,帶著家丁回去了。

  離開楊村渡口,朱舜騎著小毛驢在光禿禿的曠野上前進了沒多久,官道上就出現了上百名手持鳥銃的家丁。

  當頭的那幾名富貴子弟,朱舜也不認真,不過猜也能猜的出來是東林黨和晉商家的少爺。

  領頭的那兩名官僚少爺不是別人,正是工部左侍郎和右侍郎家的少爺。

  現在可是他們老爹爭奪工部尚書的關鍵時期,只要能在今天狠狠的踩一腳朱舜,他們老爹在東林黨內部的聲望,絕對可以大漲。

  宰了朱舜當然不敢,這么多人看著,不過讓他做一回韓信,從他們倆的褲襠底下鉆過去,還是可以的。

  不鉆?那就把朱舜打個半死,從他頭上跨過去好了。

  左侍郎少爺和右侍郎少爺都明白一件事,誰能先讓朱舜鉆褲襠,這個名望大漲的機會就是誰的。

  左侍郎少爺和右侍郎少爺趕緊沖了過去,端起鳥銃指著朱舜,大聲叱責道:“朱舜小兒.......”


  (http://www.imrnjex.cn/a/78/78889/488793971.html)
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www.imrnjex.cn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keju.com
闲来广东麻将iphone版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代码 幸运28最开奖结果查询 秒速快3开奖码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极速飞艇5000方案 排列五位数开奖结果 免费股票数据接口 江苏福彩十一选五 pk10走势图技巧 广西快十开奖结果今天 东莞股票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秒速牛牛单双技巧 2020010七乐彩开奖结果 红牡丹配资 福彩3d和数值表